原创弗尘身心自愈12-11 02:41

摘要: 我今年57岁了,学佛,放生,念咒,念经都没少做,懂了不少佛学的正知正见,可融入生活,用起来却那样的无力,还在用世间法处理问题。内心常常不安恐惧,我经常问自己:修行了10多年为什么还是这样呢?


        我今年57岁了,学佛,放生,念咒,念经都没少做,懂了不少佛学的正知正见,可融入生活,用起来却那样的无力,还在用世间法处理问题。内心常常不安恐惧,我经常问自己:修行了10多年为什么还是这样呢?


       带着这个问题参加了学习班,跟胡老师学习拍打,没拍几下,老师说我:“总是小心翼翼的”。 我原来以为遇上事情,才会不安纠结。生活中的我也是小心谨慎,谨小慎微。我震惊的意识到:我的内心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


       刚刚出生一个多月,因母亲的疏忽,致使我头部“外伤”,流血不止,伤疼哭哑了声音。当时父亲因心疼我,责怪母亲而争吵不休,甚至大打出手。


       那时的我,一个多月,我以为会很轻松,就像一个人破了伤口那样,伤口好了,“记忆”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抹去。


  没想到内心是那样彻骨铭心,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打上了深深地烙印。那种伤疼以及亲人争吵不休的恐惧一直伴随着我,竟然影响了我的一生。我不敢放松自己,一直小心翼翼谨慎的生活着 ,生怕自己不够好受到伤害。


  我一直是父母的乖乖女。小学的我就会察言观色,看父母的脸色,他们面露微笑,有说有笑,心里才会坦然做自己的事。一直努力做个好孩子,学习上进优秀,放学回家帮父母做家务。


  即使结婚生子,娘家也我一直的牵挂。一直努力的扮演一个好女儿,对姐姐来说:做个一个好妹妹,对弟弟来说:做个一个好姐姐,谁的事都主动帮忙。生怕因为我做的不好引起别人的不满,甚至家庭纠纷,原来我内心不安恐惧的根源在这里。


  胡老师很快找到切入点,帮我释放恐惧情绪。我的心立刻觉得松下来了。眼睛裹着的一面纱掉了,看周围的一切是那样的明亮,美好。变得开朗起来,敢说敢笑,喜悦从内心涌动。


  感恩胡老师叫我获得了新生,感恩二姐可口的美食,感恩在场同学的陪伴,鼓励,愿每个人的生命都重新绽放光彩,明亮自己,照耀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