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商业周刊中文版12-11 10:32

摘要: 英国正处在承受不起犯太多错误的时候——可它刚刚就犯下了一个。

本文系商业周刊App付费文章,禁止转载。


撰文:Tyler Cowen

伦敦交通局决定不再向优步续发让他们得以在伦敦城里运营的执照了


禁止优步继续经营表明,脱欧之后的英国不会像很多脱欧支持者所预言的那样,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的天堂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9月22日就英国脱欧谈判发表了一番洋洋洒洒的演说,但从伦敦传来的更大的新闻或许要数伦敦交通局决定不再向优步公司(Uber Technologies Inc.)续发让他们得以在伦敦城里运营的执照了。这个决定清楚地表明,伦敦和英国未来的前景比我们几天之前设想的还要黯淡。


特雷莎·梅9月22日关于脱欧的演讲


脱欧后的“民族主义”英国


禁止优步继续经营表明,脱欧之后的英国不会像很多脱欧支持者所预言,或者至少像他们宣称的那样,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的天堂。这些脱欧积极分子之前的想法是:欧盟的规定具有可怕的约束性,英国的商业脱欧之后会重获自由进而蓬勃发展。虽然这个想法本身存在很多漏洞,但它却成了丹尼尔?汉南(Daniel Hannan)议员这样的脱欧支持者们的普遍论调。只是现在,他们想要再拿这个想法去说事恐怕也没人会相信了。


丹尼尔?汉南(Daniel Hannan),英国保守党议员


鉴于此举体现出的意欲保护伦敦传统计程车司机的工作岗位和收入这样的想法,脱欧后的英国似乎会成为一个民族主义的、对工作机会实行保护的、准重商主义的存在。而对于那些考虑与英国达成新的贸易协议或是可能在英国进行海外投资的人而言,这很难说是传递了正确的信息。当然,优步是一家美国公司,它在伦敦实实在在投入了资本——它的信誉资本在伦敦这个仍旧是欧洲经济最重要的城市里变得岌岌可危。这样的做法当然不会对其他的市场新进入者起到鼓励作用,包括在伦敦迫切需要的科学技术领域的新进入者。


而这次伦敦市的决定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它使用的是直截了当的禁令,而不是更温和的谈判。不论你是否同意他们的做法,人们对优步的确存在一些貌似合理的批评。你可能会认为优步的司机需要更强有力的安全检查,优步公司的车应该从拥堵区域撤离,以及它应该为本地的基础设施建设付出更多,优步司机的劳动报酬低于平均水平等等。这些担忧——如果它们是真实的话,的确意味着政府应该对优步施以更严格的监管和更高的赋税。然而,一道即将生效的禁令却向伦敦甚至整个英国商界都发出了一个更为宽泛的信号,那就是适当的监管流程可能很难得到强有力推进,而这就足以让人向往欧盟那种费时费力的多层级监管决策流程。


不过还有个好消息就是,这次宣布的禁令似乎通过上诉流程向优步敞开了修改决定的可能。伦敦交通局不允许优步继续经营的理由,是基于优步对于报告违法犯罪行为和对司机获得医疗认证的处理方式,以及他们在监管者面前缺乏透明度。这就意味着,经过整改之后,优步或许还有机会继续运营。在上诉的同时,优步公司仍可以继续运营。


除了英国,Uber在欧洲多国的发展均受挫


但是,处理商业规管最好的办法就是采取占据新闻头条并在Twitter上刷屏的激进措施吗?或者说,这是不是让本该只属于技术层面的问题变得政治化和两极化了?


平民利益受损,富人却会叫好?


这次对优步的禁令看起来似乎是某种平民主义的举措,但是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它可能只会对有钱的伦敦人产生很小的伤害,甚至还可能让他们从中获益。我在伦敦叫过很多次计程车,也叫过很多次优步的车。总的来说,我感觉计程车的价格相当不便宜,但是他们的服务更好。你随时都可以叫到计程车,而且计程车司机对于伦敦的道路有着相当——甚至近乎传说般——的了解。总的来说他们都是很好的司机,而且这些车也宽敞舒适。和伦敦的优步相比,我更愿意搭乘伦敦的计程车,即便优步可能还更便宜一点。


而从长期来看,假设优步继续蚕食计程车的生意,那么叫到计程车就会越来越难,当然你也可以说现在已经是这样了。优步的费用可能会降低,但是每趟出行的平均质量也会下降。这对穷人来说是有利的,但是对有钱人来说则变坏了,因为有钱人宁愿支付更多的费用来享受更好的服务。所以事实上,对优步的禁令针对的是一个对那些没钱的伦敦人造成最大影响的体系。别忘了,伦敦的地铁并不是每天24小时不停运营的,而计程车通常更不愿在那些更危险的社区载客。


英国各地计程车收费标准不一,伦敦计程车起步价3.00英镑、每公里2.48英镑


当然了,伦敦的计程车司机会因为这道禁令而增加一些收入,甚至还有小道消息说他们已经在街上开展了庆祝。可这与其说是一项对伦敦的用户跟出行人(对优步来说这些人的数量是约250万)有利的举措,不如说它更是一个不好的公共政策的信号。虽然计程车司机的收入可能会增加,但是伦敦城里据约有4万人在为优步开车,而这些人要维持生计会更难了。


不幸的是,英国正处在承受不起犯太多错误的时候。可它刚刚就犯下了一个。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


编辑:林一丹、黄琬钧

翻译:霁涵


◆  ◆  ◆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马云专访廉价iPhoneK-Pop崛起

丁磊避税天堂日本百元店哈佛“关系户”

省钱套路啃小族玩具反斗城比特币分叉

老外也“淘宝”腾讯刘炽平知识付费涨工资

科技巨头联盟拼飞机iPhone设计师硅谷保守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