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绝望的不只有老公,还有疼

摘要: 愿更多母亲不再走“鬼门关”

09-11 18:32 首页 喀斯玛商城

一场悲剧背后会有多少凶手呢?

榆林产妇于8月31日入院待产后,医院查出胎儿头部偏大,顺产风险高,向家属说明情况后建议剖宫产,但被家属拒绝

下午5点,她因疼痛难忍而烦躁不安,两次走出待产室与家属交流,仍无果

随后医护人员安抚病人,再次建议剖宫产,但家属仍然建议顺产。

晚8点,她终于绝望,坠楼身亡。

更可悲的是,事后医院和家属陷入口水战。家属指责医生不同意给孕妇实施剖宫产,院方则拿出有家属签字的《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并调取了产妇下跪哀求的监控,家属则反驳说并非下跪而是疼痛难忍。

在查明真相之前,任何猜测都是妄议。我不知道这场伦理争议能够上升到什么高度,但我知道让产妇绝望的直接原因只有一个:  疼痛

生孩子到底有多痛?

我看过很多描述分娩疼痛程度的“科学言论”,诸如

“人类疼痛极限是10级,而分娩能达到12级,相当于折断20根肋骨。”

“人体最多承受45dol单位的疼痛,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ol单位。”

事实上,这些说法都没有确凿的医学依据

但是历史上确实出现过一套疼痛的分级标准,是在1940年代后期由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三位研究者根据此前他人的研究成果而创立的,称为"Hardy-Wolff-Goodell" 等级。

这套标准一共分为10个等级,用一种度量单位“dol”来描述等级区分。他们把dol定义为“最小可觉差”,也就是对这一最小差异量的感觉能力。他们用棱镜将一盏1000瓦的电灯泡的光聚焦于人体皮肤上,随着温度的升高,看人体的忍受限度来进行疼痛定义。还配合使用一款疼痛测量仪,来定量研究疼痛数值。

不过由于三人的试验结果不能被重复,并且疼痛是一种极为复杂的主观感受,运用疼痛测量仪划分dol等级既不容易掌握,也不适用于临床,所以他们的这套理论被学界否定。

类似12级57dol、断肋骨的说法实属夸大,业界现行的疼痛分级法主要有三种:

世界卫生组织(WT)的通用标准分为0度(不痛)、Ⅰ度(轻度痛)、Ⅱ度(中度痛)、Ⅲ度(重度痛)、Ⅳ(严重痛),从Ⅱ度开始便“影响休息,需要止痛药”,到了Ⅳ度时,已经严重到“持续剧痛并伴随血压、脉搏变化”。

数字分级法(NRS)是按照《疼痛程度数字评估量表》将疼痛程度用0-10个数字依次表示,0表示无疼痛,10表示最剧烈的疼痛。

主诉分级法(VRS)是由疼痛测量尺与口述评分法相结合而成,分为无痛、轻度痛、中度痛、重度痛、剧痛。这里对剧痛的形容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感觉。

无论按照哪一种分级标准,分娩痛无疑都属于疼痛的最高等级: 剧痛

分娩时子宫阵发性收缩导致的子宫肌纤维撕裂,神经冲动延脊髓传至大脑皮层,引起剧烈的疼痛感甚至是不自主的肢体反应。此外,生产时的焦虑、紧张情绪也会加重疼痛感。

有人曾诗意形容它就像是海浪向岸边涌来,最开始不缓不急,然后浪头逐渐增强,越来越大,直至成为冲击海岸的冲天浪涛,最后潮水慢慢褪去。

也有妈妈这样形容:

“第一产程最痛时痛不欲生,让人想撞墙,非言语所能表达;第二产程的感觉应该类似“如鲠在喉”,但必须是鲸鱼骨头;个人觉得最可怕的是没打无痛的情况下给撕裂伤口缝针,每一针下去全身都害怕得跟着抖一抖,万箭穿心估计就是那感觉了吧

“一波一波的阵痛就像间歇性火山喷发,每一次喘息,都是为了下一次的更疼做准备。何止是痛啊,痛到怀疑人生,怀疑自己性别。作为一个平权拥护者,我人生中唯一一次讨厌自己的性别,就是在产房的那段日子。想起这二胎的生产经历,我开玩笑的时候告诉朋友:如果回过头让我再选择一次,

我选择失忆。或者,不孕不育。

一些医院逐渐开展了分娩痛的体验活动,壮汉们在肚皮上贴上用电流模拟宫缩刺激的仪器,还未模拟到真实等级,小伙子们便全身抽搐、满头大汗

而分娩时,产妇可能面对的是短则数小时、长则数天的顶级疼痛。

也正是因为对顺产分娩痛的恐惧,大多数产妇会主动选择剖宫产。尽管尚未有确凿证据表明,两种方式生产的婴儿在身体健康方面存在区别,但是剖宫产毕竟是一场大手术,对产妇身体的伤害不言而喻。所以除非出现了难产、胎位异常等特殊状况,医院通常是不建议剖宫产的。

但上述原因绝不是我国传统思想支持顺产的理由,他们的出发点更多是基于婴儿的健康而不是对产妇的关怀。

有些人打着专家的名义,拿出了断章取义加工后的中医理论,大肆宣传剖宫产对婴儿产生的负面作用,甚至还有人罗列了分娩痛的种种好处,种种言论在产妇群体和老年群体中引起巨大误解。

有时候选择剖宫产竟成为父母不负责任的表现,女性对减轻分娩痛的追求也仿佛是一件令人不齿或懒惰胆小的事情。

鲜有人知的是,除了剖宫产,分娩痛也完全有办法通过麻醉来避免:通过在腰后面的一个狭窄的硬膜外腔隙内放置一根管子,然后持续地向管内推入麻醉药,起到阻断分娩过程中疼痛的作用。分娩结束后,就可以取出镇痛的硬膜外导管。

只是这项技术在国内开展并不顺利。2004 年的一篇新华网的文章中提到,“尽管相关技术 20 年前就已经成熟,但中国年均 2000 万名产妇中,迄今累计只有约 1 万名享受到了无痛分娩,比例不到 1%”。而在美国,这个数字是61%。

根据北大医院的调查,全国“只有约 10 家医院全天提供无痛分娩服务,其他医院或放弃或只对个别关系户提供服务”。

是什么原因阻碍了无痛分娩技术的推进?

除了世俗观念影响外,更多的是产妇和家属对于无痛分娩安全性的担忧。其实此项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并经过了无数次的临床考验。

据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麻醉科主任介绍,硬膜外麻醉所用的浓度只有手术麻醉时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到达胎儿的计量微乎其微,其作用可以忽略不计。

 

另一方面就是收费价格的问题。原协和妇产科副主任医师龚晓明表示,当一项医疗收费价格过低的时候,医生就不愿意去开展。

“拿北京市的无痛分娩为例,公立医院一个无痛分娩收费200元,每超过2小时,每小时增加30元,麻醉医生需要持续地对产妇进行监护,一个产程平均下来10个小时,谁也不愿意这样辛苦奉献”。

我不禁想起李银河说过的一句话:

产妇分娩是否痛苦,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为产妇减轻痛苦,是对生命个体的尊重,也反映了一种生育文明。

愿更多母亲不再走鬼门关,愿无痛分娩的推广不再任重道远。

喀知 | 思考合理,无知有罪

喀斯玛商城 

科学家自己的采购平台

透明比价 | 程序规范

现货专配 | 统一结算

长按关注涨颜值


首页 - 喀斯玛商城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