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通天下书香12-11 02:17

摘要: 如果一个人只会服从,那他是奴隶。如果一个人只会不服从,那他是反叛者;愤怒、绝望、仇恨左右了他的行为,而非信念与原则。

如果一个人只会服从,那他是奴隶。如果一个人只会不服从,那他是反叛者;愤怒、绝望、仇恨左右了他的行为,而非信念与原则。

——埃里克·弗洛姆(Erich Fromm)


文 | (美)艾拉?夏勒夫


我那时在卫理公会大学给一群博士生上一门关于“勇敢的追随”的课程。“勇敢的追随”是与领导者相处的一种方式,它要求追随者真诚地支持领导者的工作并与他们建立良好的关系,从而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直言不讳地制止和纠正领导者的错误。课堂的参与度很高,同学们也都热情高涨。一次课间休息时,一个学生给我讲了一个发生在二十年前的故事,让我印象深刻。


她那时是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护士,被分配到一家医院的急诊室工作。一天,一个心脏病患者被推了进来。经过一番快速诊断之后,急症室医生让她去拿病人所需的某种药物。她很惊讶,因为根据她的所学,这种药物对心脏病患者有致命的危险。


仅此一瞬,读者可以将自己置于她的处境想一想——在当时,尤其是医疗行业,几乎所有的医生都是男性,而所有的护士都是女性。这种源于性别的不平等根深蒂固,而医生更有资历、更有经验,这更加剧了既有的权力不平等。毕竟他的临床经验远胜于她。你能想象有多少股社会力量在迫使她按照上级的命令行事,你也能意识到,在紧急时刻她的一举一动都会关系到心脏病患者的生命安危。


她坦言在那一刻,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对抗权威的勇气从何而来,她告诉医生,根据她的所学,这种特定的药物对这位病人有致命的危险。


而医生的回答是什么呢?就和那些身处高位的人的惯常做法一样,他对她的质疑十分恼火,瞪了她一眼,拔高嗓门:“还不赶紧按我说的做!”


想象你自己置身于那种情形之下,你在急症室里,你的职责是护理并救助病人。你想成为一个称职的、体贴的专业护士。如果你违背了自己所受到的培训,使用了这一药物,导致了患者死亡,你会有什么感受?你将如何面对病人家属?又将如何应对审查委员会对这一治疗方案的调查?一切都不能重新来过。但如果医生是对的,而你选择了不服从呢?如果正是你的不服从危及了你想要救治的生命呢?你要怎么承受这种事?这种不服从对你筹划了数年的职业生涯又将有什么影响呢?


没时间犹豫了,你将如何抉择?


说真的,你会怎么做?



我们并不需要每天都面对如此严峻的生死抉择,但正是这样的选择,驱使我们去反思我们对服从或不服从所应承担的责任,不论命令来自何方。同时,它也给了我们在心中进行操练的机会,让我们体会到迫于权威人士的压力,去执行可能是错误的甚至是极为错误的命令时是什么感受。当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时,理性抉择或是道德考量都可能暂时失灵,因为我们已经置身于肾上腺素的控制之下。我们很难跳出服从与不服从这两个选项去作出其他有效的决策。质疑权威的决定往往必须在精神高压之下作出,但这能成为你为自己开脱的借口吗?或者让你心安理得于“我只是奉命行事”?


如果你感受到了这个年轻护士所面临的巨大压力,你就会意识到自己需要深吸一口气,给大脑补充点氧气,全然摒弃自己的恐惧,作出一个负责任的决定。


我需要你做的正是这些,继续将自己置于她的境地,深吸一口气,停顿一下,想想有什么别的选择可以应对你突然卷入的麻烦。


现在让我们回到急诊室,看看这个年轻护士是怎么做的。


她这样告诉我:“我给病人挂上输液袋,注入了医生开的药,然后我把医生叫到床边,告诉他一切就绪,只要拧开输液袋的阀门就可以了,但这一药物的使用与我受到的培训相悖,那就请他自己拧开阀门吧。”


你看,她跳出了服从和不服从这两个选项,找到一个合适的应对方式,同时还坚持了自己的原则。绝大多数人听到这里便会为她的职业素养与沉着冷静叫一声好,我也是如此。我甚至都不确定自己在那种紧张局势中,是否能想到这一应对措施。这就是分享故事的意义所在,它让我们得以在脑中预设相似的紧张情形。


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呢?


护士让医生自行打开阀门的要求使他一愣。他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命令是否正确,是否存在风险,是否还有别的方法。他后来改用了另一种药,护士立即照他的吩咐去做了,病人得到了救治。


这说明了什么?他是一个不合格的医生吗?未必。就像我们与护士换位思考一样,我们也要设身处地为医生想一下。他可能还处在实习期,这是每个医生必不可少的经历。住院医生的实习一直以来都因为工作时间过长而饱受诟病,他可能因睡眠不足而导致精神状态不佳。当好几辆救护车疾驶入医院后,大批病人涌入急诊室,而急需救治的患者在候诊区或呕吐或痉挛,急症室开始变得非常忙碌,甚至医生在救治病患时,也会不可避免地受到一些感染。


但这些推测都不能为医生的错误决定开脱罪责,它们只是让权威人士看起来更合乎人性而已。不论是医生、厂长、快餐店主管、校长、财务主管,还是体育教练,这些权威人士有时候并不在最佳状态,但他们的岗位职责又要求他们必须有所作为。我们应当看到他们兼有合法的权威和人性的弱点,并时刻准备好质疑他们、纠正他们,甚至违背他们的命令,因为我们不能说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想想那个护士吧,不论你从事哪一行,她都是我们的榜样。


我们能从这个故事中学到这样一些基本道理:


1.智能不服从通常处理的是突发状况,我们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以超常的镇定去应对。


2.在考虑应该采取什么行动时,我们必须把自己的认知、所受的训练以及价值观视作与权威人士同等重要。


3.在服从与不服从之外,往往还会有更好的选择。


4.如果我们深吸一口气,冷静地想一想,也许便能想出既能满足上级要求,又能更好地解决眼前问题的替代方案。



作者简介:艾拉?夏勒夫(Ira Chaleff)

美国高管培训与咨询联合公司创始人和董事长,华盛顿特区国会管理基金会荣誉主席,国际领导力协会理事长。被《哈佛商业评论》誉为追随力领域的拓荒者,被《卓越领导》杂志评为百位“领导力最佳人才”之一。

曾多次受邀对美国政府机构和军队进行“领导力与追随力”的培训。新书《可怕的盲从》正在热卖中。



文通天下书香

books-life


↙点击“阅读原文”选本好书一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