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凤凰读书12-11 01:33

摘要: 写给每个人心中的那个小孩

去年入秋时,独立音乐人程璧发行了一张专辑——《早生的铃虫》。第一首歌便很好听。


写出这首童谣的诗人,正是被西条八十誉为“童谣诗人中的巨星”的金子美铃。

金子美铃(1903~1930)是活跃于20世纪20年代的日本童谣诗人。她从20岁开始写诗,在短短不到七年,共创作512首童谣。其童谣全集在她去世后辗转多年出版,以其特有的纯净明亮的风格风靡日本及世界各地,其中1984年日本JULA出版局出版的童谣精选集《我和小鸟和铃铛》,至今已在日本加印100多次。



金子美铃出生在日本海沿岸的一个美丽小镇。在这个以捕鲸为业的小镇上,人们每年举行鲸鱼法会,既为出海的人祈福,也为死去的鱼儿哀悼。从小受到这种氛围熏陶的金子美铃,自然对生命怀有悲悯之心。


她在诗歌《鱼儿满舱》中写到:

成长于“大正浪漫”时期的金子美铃是幸运的,因为她赶上了影响日本至今的新童谣运动。在这一时期,日本优秀的作家、诗人、作曲家,都纷纷为儿童创作童话童谣。这是日本文化灿烂纷呈的时代,宫泽贤治、芥川龙之介、太宰治、竹久梦二、谷崎润一郎都活跃于这个时期。

作为投稿诗人,金子美铃的诗歌刊载于当时的《童话》《赤鸟》等众多刊物中。在那个传播方式有限的年代,这些刊物就是新青年接收信息、了解世界的窗口。那时,金子美铃就通过一首首童谣鼓舞着日本的年轻人,收获众多粉丝。

金子美铃的诗,虽然没有华丽的辞藻,却总是能透过生活中的平凡事物,看到我们容易忽略的那一面,充满了瑰丽的想象。我们甚至会好奇,在金子美铃眼中,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尽管美铃在童谣创作上愈发出色,但是却被迫走入了一场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金子美铃的女儿在成年后,读到美铃的《积雪》时,也认定,父母的结合是个错误。

在这场不幸的婚姻中,美铃为了女儿一直委屈求全,诗歌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但是不务正业、花天酒地的丈夫不仅不理解美铃的诗歌创作,禁止美铃写诗,而且还把淋病传染给了美铃。这种病在当时是无法治愈的。


身体越来越虚弱的美铃终于离婚,回到娘家。本来说好女儿由美铃抚养,丈夫却出尔反尔,写信通知美铃,要接走女儿。


万念俱灰的美铃为了抗争丈夫的决定,竟选择了自杀。那时的美铃还不到二十七岁。



在NHK拍摄的纪念金子美铃特别节目中,记者采访了已经花甲的美铃的女儿房枝。房枝说,她曾经一直无法原谅母亲,不理解母亲为何自杀,但是当她后来读到《南京玉》,这本母亲记录她牙牙学语时每一句话的本子时,她再也无法控制住感动的泪水。



金子美铃的故事在日本被多次改编为影视剧。松隆子、田中美里、上户彩都扮演过金子美铃。


美铃在自杀前,留给前夫一封遗书:


“你能够给房枝的,无非只有金钱,而精神上的食粮,是你所给不了的。我恳请你把她交给我的母亲,让母亲像养育我那样将她养大。”


正是美铃的死和这封遗书,让女儿房枝得以由外婆抚养成人。


婚姻中的美铃虽然身体和精神上都备受折磨,但是她却一直希望丈夫能回心转意,从她写的这首《是回声吗》,我们可以感受到美铃当时的心境:

无论丈夫如何,美铃都希望终有一天,彼此可以和解。只要再多说一句温柔的话,就会得到回应的。这既是美铃对丈夫的期待,也是她对自己的鼓励。



2011年,日本发生了“311”大地震。灾后,正是这首诗回荡在灾区的广播中,鼓励人们振作起来。负责播音的高桥美和女士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亲人,她说,在困难之时唯一抚慰了她的心灵的正是金子美铃的童谣。


“正因为她知道各种各样的悲伤,所以她的诗句不是虚伪的,而是真心从心中发出的语言。”



金子美铃用她那一句句像喃喃自语一样温柔的诗句,慢慢靠近并温暖一颗颗孤独而脆弱的心,指引着人们,向着明亮那方。





在金子美铃去世近一百年的今天,我们终于精选出将近200首童谣,并邀请了中国最美书奖设计师操刀,用心制作出一套光影插页纪念版童谣集。



在这套书中,我们褪去那些五彩斑斓的插画外衣,将诗集交予“光与影”去诠释,我们想用最自然、最原始的方法去吟唱那一百年前的歌谣。



光影插页,展现纸书之美



《白天和夜晚》

徐千涵     2岁半


(1分37秒)





《金子美铃童谣集》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9月出版

购买本书,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